紅魔故事

C羅加盟曼聯的內幕:紅魔如何「截糊」死敵搶走C羅

相關人士已經講述過更衣室中乃至返程的飛機上發生的故事很多次了,據說一個接一個的曼聯球員向費 Sir 提議,一定要簽下C羅。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故事則在 Mendes 這邊,由於和 Stretford 的糾紛,Mendes 一度要和 Stretford 對簿公堂。雖然魯尼和C羅成了曼聯隊友,他們身後的經紀人卻成了死敵。

著名的火龍球場(Estadio das Antas),是葡萄牙勁旅波爾圖的前主場。這天是葡萄牙聯賽的最後一輪比賽,來自英格蘭利物浦的球探帶著興奮的心情來觀戰。他們要親眼見證兩位明日之星的表現。

球場的一邊站著的是擁有驚人速度及技巧的 Ricardo Quaresma。他隨後在那年夏天會被巴塞羅納簽走。

但是利物浦要來看的並不是他,而是在球場另一邊的球員。這小子的球衣看起來太大了,滿臉暗瘡、口戴牙套;但是他的腳下卻能使出奇幻般的法術。他就是18歲的 Cristiano Ronaldo。當時還是波爾圖主帥的 Jose Mourinho,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是不是荷蘭傳奇 Marco van Basten 的兒子。

當晚,利物浦副帥 Phil Thompson 和足球仲介 Tony Henry 共進晚餐,討論如何說服士砵亭放人。當時 Henry 也為 Paul Stretford 效勞,他們的目標是幫 C羅找到一隻合適的英超球隊。Paul Stretford 正是當時另一神童 Wayne Rooney 的經紀人。那一場雖然 0-2 輸給了波爾圖,利物浦卻認定 C羅就是他們想要簽下的人。

「我忘了 Tony 當時確切的字句,」Thompson 回憶起。「但是那次的談判很順暢、令人滿意。但我記得他開價四百萬英鎊,分四年合約期間償還,所以一年才一百萬英鎊。那其實太合理了。我在繼續詢問薪金,他告訴我年薪一百萬英鎊。」

「對一個18歲的小子來說,那真的很多。但是他說還可以繼續談判,我心裡想:‘老天,他們真的一心想賣走他。’ 所以我們當時決心要簽下他,因為他確實非常具有天賦。」

當時的利物浦主帥 Gerard Houllier 想親自見見C羅。Houllier 他親赴土倫杯賽,考察C羅在葡萄牙U20隊的表現。從利物浦角度來看,只要雙方能就薪資達成一致,就有談成轉會的基礎了。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之後發生的事。」Thompson 說道,「週二上午,我們在訓練基地共進午餐,突然看到了天空體育的獨家頭條,‘曼聯以1220萬英鎊簽下C羅’。Houllier 和我差點被午餐噎到。當時 Houllier 更直接蹦了起來吼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事過境遷,很多人以為當年曼聯在里斯本把轉會的事輕鬆地搞定。

畢竟,我們聽聞流傳最廣的故事版本是如此:在曼聯與士砵亭的那場熱身賽中,C羅有著十分精彩的表演;對抗中沒佔到任何便宜的曼聯球員,苦口婆心地勸說費 Sir 一定要簽下這個小子。

實際上,了解這筆交易的內幕人士(不止是C羅自己和經紀人 Jorge Mendes)都只是把「曼聯通過一場季前熱身賽確定C羅的轉會」的說法當作笑談。

「我已經知道曼徹斯特將會是我的未來。」C羅這樣說過,「當時確實有鋪天蓋地的報道,但曼聯並不是單憑那場熱身賽就看上我的。他們看上我的理由不止是我的比賽表現,雖然我知道,我當時確實踢得很好。」

The Athletic 採訪了與這筆轉會有關的權威人士(前曼聯 CEO Peter Kenyon,當時士砵亭主帥 Laszlo Boloni,時任士砵亭足球總監Carlos Freitas,以及阿森納和利物浦等俱樂部的高層等人),瞭解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根據 The Athletic 對C羅加盟曼聯這筆轉會的深入研究,能披露以下事實:

● 這筆轉會引發了 Stretford 與 Mendes 之間長達5年的法律糾紛,時至今日兩名經紀人之間仍有分歧

● 曼聯是較晚開始C羅的球會,當利物浦和阿森納已經每周定期考察他的時候,曼聯仍未向葡萄牙派駐常規球探

● Arsene Wenger 對於C羅加盟曼聯一事非常惱火,之後再未簽下任何 Mendes 的球員

● C羅曾在2002年被推薦給里昂,里昂沒有任何競爭對手,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里昂當時壓根兒不認識C羅

● 皇馬、巴薩、尤文乃至幾乎其他所有歐洲豪門都有自己的C羅故事

所以,曼聯是如何贏得這場爭奪戰的?

好吧,首先,得承認曼聯確實是挺幸運的,別忘了有多少家球會因為種種因緣和年輕的C羅擦肩而過。

阿森納堪稱其中最委屈的一家,2002年11月24日,C羅飛往倫敦(也就是曼聯簽下他的將近9個月之前),這筆轉會原本有望敲定了,The Athletic 也可以證實一個此前從未有媒體報道過的消息:C羅甚至接受了阿森納安排的初步體檢。

但是,也得肯定的是,曼聯其實有個制定的轉會策略,讓他們最終處於最有利的位置。

2002年夏天,曼聯與士砵亭建立了非正式結盟關係,這也就意味著費 Sir 比所有競爭對手都更具優勢。這是副帥 Carlos Queiroz 的主意,身為前士砵亭主帥,Queiroz 對葡萄牙足壇可謂了如指掌,之後他才加盟曼聯成了費 Sir 的得力助手。

表面看來,這種「戰略合作夥伴」關係能讓兩家球會共享球探、訓練以及球員個人發展等方面的信息。費 Sir 雖然不能靠這種合作關係肆意搜刮士砵亭的青訓球員,但是只要曼聯真的看上了某一名球員, 他們的確處於更強勢的地位。至少可以說,當他們想要簽下士砵亭隊最佳球員時,這種合作關係是非常方便的。

「我們希望和士砵亭保持密切合作,因為他們培養過數不清的出色球員,當然,整個葡萄牙足壇也是。」在一次頗為稀罕的採訪中,Peter Kenyon 對 The Athletic 透露,「我們這邊有 Queiroz, 所以對葡萄牙的天才有足夠的瞭解。一切都導向了達成合作的方向,我們看到了一個互相瞭解,互相交易的好機會。但是這個合作計劃並不是專為C羅設立的。」

或許真的不是,但是由於兩家球會的良好關係,曼聯受邀參加了士砵亭新主場(何塞-阿爾瓦拉德球場)開放後的首場比賽。到那個時候,秘密已經徹底曝光了。

Kenyon 回憶說:「我覺得當時我們已經處於遙遙領先的地位了,可能我們是唯一密切關注他的買家。但是C羅當時已經開始冒頭了,我們知道會面臨非常激烈的競爭。」

2003年8月6日。前一天晚上,費 Sir 已經與士砵亭高層 Jose Bettencourt 和 Miguel Ribeiro Telles 共進晚餐,Mendes 中途也加入了談話。Mendes 的侄子,也是他得力助手的 Luis Correia 同樣在現場。他們圍坐在可以直接看到高爾夫球場的一張餐桌上,隨著眾人朝杯中倒入葡萄酒,話題也變成了C羅。

那個時候的 Mendes 只是一名普通的經紀人,還沒有成為足以影響整個足壇的超級大鰐,但是這位前夜店老闆已經是一個可怕的經營者了。

小羅 Ronaldinho 不久前剛剛拒絕曼聯選擇了巴薩。Beckham 去了皇馬,Veron 也即將加盟切爾西。Mendes 已經向士砵亭高層簡要地說明瞭如何運作這筆轉會,他知道曼聯想要C羅,手頭也有錢可花,但他還想知道曼聯給自己的客戶準備了怎樣的培養計劃。

晚餐過後,費 Sir 和 Mendes 在辦公室里長談2個小時,達成君子協定。雙方談好的條件是一份五年的長約,其中包括一項租借條款,讓 C羅能在士砵亭再待一年。費 Sir 還是一如既往地有說服力。他望著 Mendes 的眼睛,說出了他最想聽到的話:「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

次日晚上,足壇有了能夠載入歷史的傳奇故事,也許用 John O’Shea 的體驗來概括是最合適的;用費 Sir 的話說,由於拼了老命試圖防守C羅,賽後 O’Shea 出現了「嚴重的偏頭痛」。當天早些時候,C羅便得知球會已經同意了自己加盟曼聯的轉會,但他決定在這個晚上像孔雀開屏一樣向新東家展示自己的優點。

「當晚C羅簡直是火力全開。」Kenyon 說道,「他的一切表現讓我們更加激動了,他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也使得這樁轉會的進程全面加速了。」

C羅的表現是如此出色,以至於 Kenyon 的電話在半場休息時就被打爆了,費 Sir 發來的信息相當簡潔:這孩子必須跟我們一同返回曼徹斯特。

終場哨吹響後,費 Sir 指派球衣管理員 Albert Morgan 去VIP座找球會 CEO。

「我們最初的計劃是簽下C羅,但是讓他在士砵亭多留一年。」Kenyon 回憶說,「我們最初想著這樣一來能讓他繼續在士砵亭成長,獲得穩定的一線隊比賽機會,一個賽季之後再來曼聯報到。結果,那晚他讓我們改變了想法。」

「所以我們決定加速轉會運作,我們對自己說:‘聽著,我們絕不能搞砸了,就別眼睜睜看著他在別處成長了,還是把他牢牢攥在手裡,盡快納入球會的框架吧。’ 正是那一刻,我們所有人,包括費 Sir 在內,都認為如果能夠敲定這筆轉會的話,那麼帶他一起返回曼徹斯特就是更為明智的做法。」

相關人士已經講述過更衣室中乃至返程的飛機上發生的故事很多次了,據說一個接一個的曼聯球員向費 Sir 提議,一定要簽下C羅。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故事則在 Mendes 這邊,由於和 Stretford 的糾紛,Mendes 一度要和 Stretford 對簿公堂。雖然魯尼和C羅成了曼聯隊友,他們身後的經紀人卻成了死敵。

兩位經紀人的關係始於2002年3月,當時 Stretford 受邀前往里斯本,與 Mendes 的公司 Gestifute 結盟,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將葡萄牙球員帶來英超,有錢一起賺。

Stretford 自己的公司 Formation 收到了多筆轉會報價,包括把士砵亭的 Hugo Viana 到紐卡斯爾,以及把波爾圖的 Nuno Capucho 帶到蘇格蘭的流浪者隊。Stretford 在英國有足夠的人脈,而 Mendes 在葡萄牙有穩定的客源,這兩人聯手似乎是天作之合。

然而,C羅的轉會成了雙方關係徹底破裂的原因之一。Stretford 向葡萄牙地方法院提交了相關文件,Wenger 也被列為出庭證人之一。就在庭審即將開始前,雙方達成庭外和解,並且在法律文件上簽字,禁止相關人士談論其中的細節。

當然,費 Sir 是不需要為此事操心的,他當時正和曼聯球員一道從里斯本飛回曼徹斯特。

曼聯主帥就坐在自己的專座上(前排靠過道),曼聯球員之間的討論則集中在C羅的踩單車,以及數天內他將成為曼聯球員的傳聞上。

然而,當時有個座位仍是空著的。

拎著手提箱的 Kenyon 正趕回馬里尼亞大金塔,與士砵亭主席 Antonio Dias da Cunha 會面。他還有任務要完成。「球隊是離開了,但是我得留下,我們得完成轉會。」

想要列出哪些球會在曼聯之前嘗試過簽下這名五屆金球獎的巨星並不容易。

「阿森納是頭一家。」前里士砵亭總監 Freitas 說,「David Dein(阿森納副主席)聯繫了我們。國米、巴倫西亞和巴薩等也是潛在買家。他們全都和里士砵亭保持聯繫,有意簽下這名球員。」

「這些球會的高層都送上過正式報價,而且條件不錯。還有尤文。我們和尤文有過談判,但是沒有達成協議。當時我們商議 Marcelo Salas 會作為交易的一部分來到士砵亭,但是球員自己不想來葡萄牙。」

身為智利國腳的 Salas 確實曾經認真考慮過這樁轉會,尤文有機會完成這筆「球員+現金」的引援,當時《都靈體育報》甚至寫出了這樣的新聞標題:「尤文,C羅是你的」,結果 Salas 還是更傾向於回到南美踢球。尤文無法說服 Salas 改變決定,之後官宣將 Salas 租借至河床,當時是2003年7月17日,或者換個說法,曼聯簽下C羅的三周之前。

巴倫西亞主席候選人 Paco Roig 曾經和 Mendes 達成協議,只要自己成功當選,就會打包 Quaresma 和 C羅,或者單簽C羅。當時巴倫西亞的主帥是 Rafa Benitez,之後那個賽季,蝙蝠軍團贏得西甲和聯盟杯冠軍。然而巴倫西亞糟糕的財政狀況使得他們無力完成轉會。

帕爾馬也送上過一份700萬英鎊的報價,但是有意將C羅回租給士砵亭一個賽季。如今成為曼市足球總監的 Txiki Begiristain 也在現場看了曼聯同士砵亭的熱身賽,他的任務是為巴薩考察C羅。可惜太遲了。現場當然也少不了皇馬的人。六周之前,Queiroz 離開了奧脫福,成為皇馬新任主帥;他在皇馬下達的第一個指示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拿下C羅。

給了C羅首秀機會的主帥 Boloni, 能列出另一個潛在買家清單。

「我個人曾經和三家球會談過。」Boloni 透露,「第一個給我致電的是來自歐塞爾的 Guy Roux,我跟他說,沒錯,C羅確實有巨大的潛力可挖。Guy Roux 就喜歡和年輕球員合作。他問我C羅大概是什麼價位,我說你需要準備好幾百萬。他回答,‘OK,那就不適合我了。’我們的討論就這樣結束了。」

Boloni 曾經向里昂提出想要租借前鋒 Tony Vairelles,並且願意讓里昂擁有C羅的優先購買權。

「最大的意外就是當時里昂的選擇。」Boloni 表示,「那個時候士砵亭沒錢,主席對我說,‘告訴里昂,只要他們願意把 Vairelles 免費給我們,那麼我們出售年輕球員時他們會享有優先權。’」

「里昂問我:‘這幫年輕人都是誰啊?’我告訴他們,我們這兒有大把青年才俊,但是其中最出色的是C羅和 Quaresma。我等了兩個星期,沒人給我打電話。轉會窗就快關了,所以我再次聯繫了他們。他們說完全沒聽過這些年輕人,所以不能答應。」

Boloni 還在辦公室里和 Wenger 見了一面。「我去了英格蘭一趟拜訪阿森納,因為我想再搜尋另一名前鋒。」Boloni 回憶說,「當時我們正處於贏下聯賽冠軍的有利位置,結果我們的前鋒腿部骨折,所以我想找個替身。我看了看阿森納預備隊的情況。總之,阿森納詢問了C羅的信息,我把告知Guy Roux的回答又說了一遍。」

「我還記得他(Wenger)從文件櫃里拿出了一沓資料,全是關於C羅的。他知道C羅的所有信息,我非常驚訝。」

其實 Boloni 不應該那麼驚訝。阿森納那時能花的錢也不多,大部分預算都投入到了酋長球場的建設上。Wenger 有一句名言:「我們不買巨星,而是培養巨星。」如果說有哪一點是所有人都可以達成共識的,那就是阿森納求購C羅時做出的努力超過其他所有買家。

「曼聯最初都沒有考察C羅。」The Athletic 得知了這樣的信息,「他們也許已經聽過C羅了,但是並沒有每周定期考察,其他的一些買家對C羅的關注度高得多。」

這話沒說錯。每次士砵亭的比賽前,都會有一票球探在里斯本機場遞上自己的護照通過檢查,通常情況下,曼聯的代表都不在其中。

Mendes 會搞清楚都有哪些人來了,而且偶爾還會給相關的球探打電話,通知他們自己已經準備好了接機。

果不其然,機場外會有一輛車候著。「每一名球探都會感到驚訝的,因為他們會發現車上還有另外兩家球會的代表。」一位熟悉這筆轉會的知情人士說,「其實並不是只有 Mendes 會這麼做,這是業內通行做法,人數越多越好,就是要買家知道競爭有多激烈。」

C羅只有15歲的時候,當時出任阿森納歐洲球探的 Damien Comolli 就知曉他了。首席球探 Steve Rowley 為他開了個檔案,另一位阿森納關鍵的天才發掘專家 Francis Cagigao 則是士砵亭比賽的常客。

利物浦也是。Thompson 看過C羅在葡萄牙U20隊的表現,Quaresma 也在同一支球隊裡。Thompson 回憶道:「這兩人加起來能踩上一百萬次單車。」

費 Sir 的助手之一Jimmy Ryan 曾考察過C羅的表現,也向費 Sir 回復了相當可喜的報告。然而即使 Queiroz 為曼聯效力,曼聯依然沒有定期看士砵亭的比賽,用心考察C羅。一位資深消息源說道:「直到幾年之後,曼聯才正式設立常駐葡萄牙的球探。」

熱刺倒是這麼做了,也會密切留意士砵亭的比賽。出任熱刺主帥的 David Pleat 接到了經紀人 Barry Silkman 的電話,被告知一定要看看這名非常棒的球員。

曾在熱刺效力的 Ronny Rosenthal 也想要幫老東家一把。「當時我會定期去葡萄牙,也在他們的老主場看了士砵亭的大量比賽。」Ronny Rosenthal 表示,「我是在2002年10月第一次看到C羅的,於是我開始讓其他球會知道他的存在,第一通電話就打給了熱刺。實情就是這樣,我告訴他們,這裡有一名他們會非常感興趣的球員。」

不過熱刺從未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次月C羅終於抵達了倫敦,但目的是商議加盟阿森納的轉會。

C羅和母親 Dolores 以及 Mendes 一同去了倫敦,他們在食堂與 Wenger 一起進餐。C羅參觀了訓練基地,還見到了 Henry 和其他球員。阿森納與士砵亭已經同意了800萬英鎊的轉會費。Wenger 把C羅帶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告訴他可以如願選擇28號球衣。「這筆轉會真的已經非常接近完成了,只可惜最終還是沒能成真。」一位消息源說。

之後,這樁轉會就告吹了。

有一種說法是 Mendes 曾經短暫消失接了通電話,等他回來之後,他告訴 Wenger 說自己剛剛與 費 Sir 聊過了,曼聯願意出價1100萬英鎊。但這個說法從未得到證實。

不過很明顯,這次轉折就是 Mendes 主導的。一位瞭解內幕消息的人士表示:「這就是經紀人利用自己的力量撬動轉會的典型案例。這就是典型的 Mendes。只要同 Mendes 合作,你總是會陷入一場競價戰,他策動了整場戰爭,然後從中獲益。」

Wenger 從未原諒 Mendes,或者,至少從未忘記這件事。假如兩人出席同一個活動,教授都懶得掩飾自己的情緒。只有簡單的社交禮儀而已。一位認識兩人的消息源說:「非常冷淡,就是握個手,然後就沒有互動了。」

費 Sir 和 Mendes 的關係愈發密切,之後的幾年里,曼聯借助相同的關係簽下 Nani、Anderson 和 De Gea。告別曼聯前往切爾西任職後,Kenyon 也向 Mendes 的客戶敞開了大門,尤其是 Jose Mourinho。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阿森納只能反思 Wenger 說的「最大的遺憾」。

到了2014年,阿森納再次和 Mendes 取得了聯繫,商談從馬競簽下 Diego Costa 的轉會,但他們再一次失望了。從結果來講,阿森納是足壇少數和 Mendes 的球員保持距離的豪門之一。

是單純的巧合嗎?溫格的一位盟友回答:「可能不是。」

聽 Kenyon 回憶當年會讓人想起曼聯的開心時光,當時他們還極少遇到如今讓球會頭疼不已的種種問題。

「實際情況就是,這麼說並不是自大,曼聯給C羅帶來了相當多的好處。」Kenyon 表示,「他對曼聯來說是非常棒的新援,曼聯對他來說也是非常好的新東家。」

「別忘了,18歲的C羅還不是成品。他確實有巨大的潛力,但他要加盟的畢竟是足壇最大的豪門之一。」

「我們和 Mendes 溝通的關鍵內容,還有費 Sir 直接和C羅交流的內容,都是他來到曼聯後,我們會讓他成長為一名世界級球員。曼聯在培養年輕球員這方面有著光輝的歷史,比如 Scholes、Beckham、Giggs 和 Neville 兄弟,我們比歐洲足壇的其他球會都更加出色。所以我們一直認為,比起其他的買家,我們能給C羅帶來更多幫助。」

也勝過皇馬嗎?「在加盟曼聯的那個年紀,他是沒辦法在皇馬站穩腳跟的。」Kenyon 實事求是地說。

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版本是,直至C羅戲耍曼聯球員之前,曼聯都不知道這名球員的存在,這場比賽之後,一切就這麼發生了。其實這並非是事實,畢竟在賽前就已經談妥轉會了。(一位關鍵消息源說:「還是講講事實吧。」)不過有一點確實是對的,就是曼聯球員在比賽中迅速意識到這是一位正在成長中的巨星。

Rio 後來說道:「Scholes、Butt 和我都說,‘必須簽下他!’ 需要記得一點,我們之前錯失了小羅,需要引進一名頂級球員。賽後 O’Shea 癱坐在那兒,就好像必須給他輸氧一樣。」

Danny Pugh 是曼聯替補席上的一員,他身邊還有 Van Nistelrooy、Fletcher、Phil Neville、Giggs 和隊長 Keane。「開賽大約15分鐘之後,我們替補席上的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如今在 Port Vale 出任教練的 Danny Pugh 表示,「所有人都很喜歡他。我是不記得有人跟費 Sir 說過我們必須簽下他,但是我記得球隊大巴的出發時間確實推遲了,因為主帥和球會 CEO 多留了一會兒,嘗試加速完成這筆交易。」

Rio 回憶說:「他們傳話給已經坐上球隊大巴的球員,說主帥和CEO正嘗試完成這筆轉會,所以球員不會對他們遲到感到不滿。」

在Guillem Balague 撰寫的C羅傳記中,他提到費 Sir 當時借用了一間辦公室,那是他第一次與C羅面談,Mendes 充當免費翻譯。除了費 Sir 記錯了C羅的年齡(他當時以為C羅只有17歲),那次談話的氛圍還是相當不錯的。

「另一個內幕就是費 Sir 在說服C羅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Kenyon 說道,「之前他從未做過的事情之一就是許諾比賽時間。他的口頭禪就是球員必須靠自己的表現贏得為曼聯出戰比賽的榮譽。但是這一次,他確實說了:‘你會得到一些比賽時間,可以出戰一線隊的比賽。我沒法說能給你多少機會,因為取決於你的表現,但你絕不會來了之後坐冷板凳。這就是你加盟曼聯的前景。’ 這成了C羅點頭的關鍵。」

曼聯支付的轉會費讓C羅成為英格蘭足壇最昂貴的年輕球員。兩天之後,曼聯安排的私人飛機把他帶到了曼徹斯特,他得到了超過150萬英鎊的年薪。對於一名僅在葡超踢過一個賽季,出場25次,打進3球的年輕人來說,這個待遇已經很可以了。

「我們當然不可能只有開心的情緒,因為我們出售的是一名擁有光明未來的球員。」Freitas 說,「但是我們在談判中沒有資本。球員自己想走,迎接職業生涯的新篇章。以當時的市場背景來說,曼聯的報價也無法拒絕,而且C羅的合約就剩最後一年了。不過,很顯然,賣掉一名如此有天賦的球員,你怎麼著都不會高興的。」

然而士砵亭還是比曼聯的一些競爭對手開心得多,比如利物浦。

Thompson 表示:「這麼多年來,人們一直在說我們錯過了這筆轉會。其實並不是那樣的。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是斗胆猜測,短短24至48小時之內,轉會費就飆升了820萬英鎊。而我們掌握到的信息一直是 ‘有400萬英鎊你們就可以得到他了’。」

「我給 Tony Henry 打了電話,質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Tony 的頭一句話就是,‘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他解釋說自己下飛機後就接到了一通電話,那頭告訴他,‘這筆轉會和你沒關係了。’一切都變了。就是這樣,絕無虛言。」

其他參與談判的人則表示,利物浦是希望用這種說法來輓回顏面。與其他買家提出的報價相比,Thompson 提到的金額顯然低了一截。「都已經談到那個地步了,那麼能否簽下C羅就取決於利物浦自己的決定了。」一位內部人士說,「條件已經齊備了,就等著利物浦做決定。說到底就是他們的行動不夠快。」

也許是利物浦剛剛從利茲聯簽下了 Harry Kewell,所以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了。利物浦還簽下了另外兩名年輕球員:Anthony Le Tallec 以及 Florent Sinama-Pongolle,這兩人的薪資要求都遠遠低於C羅開的條件。按照 Thompson 的說法,要是利物浦球員知道了他們考慮給18歲的C羅的待遇,就該集體造反了。

正如一名阿森納的消息源所說,可以確定的是,早在以創足壇紀錄的價格把C羅賣給皇馬之前,曼聯就已經實實在在地收回這筆投資了。合約中的回購條款也意味著曼聯必須詢問士砵亭的意思,是否願意匹配報價。

結果自然不讓人意外,這家葡萄牙俱樂部當然不可能一口氣拿出8000萬英鎊把C羅帶回來。

(原文:The Athle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