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專欄

Matt Judge: 紅魔交易談判背後的神祕人物

自2014年夏天,Judge 就在幕後掌管曼聯的所有球員交易。而這神秘人物到底詳細的職責是什麼,而他在市場上所建立起的策略,有到底是否有利於曼聯?這些都是球迷想知道的。

Matt Judge,可能是足球世界裡,最具有權威,但最低調的人物。

他負責為曼徹斯特聯隊談判轉會交易和球員合約,但他卻喜歡避開眾人的焦點。

「他不喜歡與別人打交道,」某相關人士日前向 The Athletic 透露。「你不會在其他總管出現的俱樂部看到他。他只專注他必須要做的事。」

雖然在足球圈子他的名聲不小,卻連一張他的照片也搜不到。在網路上,他留下的唯一腳印竟然只有他的 LinkedIn 資料首頁 — 那裡也沒有他的大頭照。而最近,就連這帳號也被刪除;他私人的 Whatsapp 帳號也沒有照片。

Judge 的神秘面紗延伸至他的工作,甚至有點不尋常的程度。據一位曼聯曾想簽下的球員經紀人透露,他和 Judge 曾經像臥底般地在某地下鐵附近的小公司會談。

與 Judge 先前通過電郵與電話中的交涉,Judge 都不願意揭露任何數字。沒錯,就連他的來電顯示也是不明號碼,而每一次見面都非常的小心翼翼。在會議室,Judge 會通過大銀幕向經紀人展示球員週薪、紅利和其他合約條款的細節。經紀人必須手抄,因為沒有備份。

但是雖然如此,Judge 在曼聯的原始交易方式,還是公諸於世。

去年在與衛報的一次訪問中,前紅魔教頭 Louis van Gaal 形容 Judge 是副主席 Ed Woodward 的得力右手,也透露以前他在曼聯時,所有的交易都非常依賴這兩人。

「我原以為曼聯很有權威,誰都可以簽下,」Van Gaal 強調。「誰知道有些球員他們還是望塵莫及。」

九月間開季第一場被水晶宮4-1打爆之後,名宿 Patrice Evra 就在他IG裡的20分鐘宣洩影片中爆出 Matt Judge 的大名。這名傳奇後衛更是嚴重地批評曼聯的轉會交易策略,並還向 Judge 打臉喊話:

「有一位著名球會的體育總監打給我傳話,叫 Matthew Judge 聽電話!」

曾經想聯絡 Judge 的其他理事長,聽到三爺這番話,都笑了。

一名經紀人就透露,當然身為赫赫有名的球會理事,你不可能接每個路人甲乙丙丁的電話。最近,就因為接了米蘭的電話,就爆出與 Hakan Calhanoglu 的傳言。

但是據說就連那些在協談中的理事,都很難聯絡上 Judge。

自2014年夏天,Judge 就在幕後掌管曼聯的所有球員交易。而這神秘人物到底詳細的職責是什麼,而他在市場上所建立起的策略,有到底是否有利於曼聯?這些都是球迷想知道的。


與 Matt Judge 打過交道的人都對他的看法不一。

「他所受到的批評並不完全公平,其實他非常敏銳,」一人這麼向 The Athletic 報導。

但又有一人聲稱,「他完全不知量力。」

但是大家都透露了一個共同點:雖然他可算是曼聯交易的談判專家,真正的決定權利卻不在他手中。

「他的談吐極佳,也很擅於聆聽;他懂得收集資料,並轉給對的人士,然後馬上給你答案,」一個與曼聯洽談的球員經紀人這樣說他。「他其實是個中介。“對不起,好像不可以這樣”,然後他回去查後再回來,“我想可以這樣”。」

擁有決定權的,似乎是 Woodward 與 Joel Glazer,他們倆幾乎每天聯絡。Glazer 掌管所有曼聯的花費,也在關鍵交易談判中設下金額限制。這些交易談判包括 Jadon Sancho,Bruno Fernandes,Harry Maguire 和 Erling Haaland。

Judge 的正式職務是負責企業發展,像曼聯這樣的上市公司,這樣的封號是必要的。而就因為這封號,給人一種感覺他是完全沒有決定權的掛名理事。Sancho 的痛苦交易談判就是在一團交涉複雜的霧水中拖至胎死腹中。而 Bruno 的交易延誤,也就因為一個無聊的「未來金球獎提名」條款而被耽誤。

一個中介就這樣調侃:「要殺死一隻貓有千萬種方式。一宗交易因為合約獎勵而泡湯?完全不值得。因為如果球員真的達標贏得這些紅利,身為球會的你在場上不也獲益嗎?但是似乎在曼聯內部,沒有人準備要約過這嚴格的限制。」

「曼聯的大小事都被微觀管理,」另一個消息來源說。「談判從經紀人轉到 Matt 到 Ed 到 Glazers,又從 Glazers 到 Ed 到 Matt 到經紀人,這過程複雜到人不累,心都累。就連一個青訓球員升班為第一年職業薪水,每個禮拜多領50英鎊,都必須經過董事同意;就是這樣上上下下的程度累人。」

「你們玩過蛇棋吧?談判就這樣上上下下被拉長 — 拖到最後一分鐘,才來慌、才來丟骰子賭運氣。」

曼聯連續第三個轉會窗都在截止日做出一大票交易 — 這象徵著內部的交易系統完全失調。Edinson Cavani,Alex Telles,Facundo Pellistri 和 Amad Diallo 全都是在10月5日前的24小時才交易成交。

目前紅魔還在等待 Diallo 的准證批准 — 這名18歲小將被譽為歐洲最具有天賦的新秀之一。但是界內人士卻評論他的3700萬英鎊身價不值得,因為利物浦才花了4100萬英鎊就簽下 Diogo Jota。Diallo 本賽季都還未替亞特蘭大上場,而 Jota 卻已經為紅軍出賽12次,攻進了8球。

儘管如此,Donny van de Beek 的談判卻似乎顯得低調有效。曼聯最終付出的價錢,比之前皇馬的報價少1000萬英鎊。Judge 在此交易中對每一個細節都很仔細。

可是本賽季沒機會下場的 van de Beek 讓人懷疑他是否是 Solskjaer 要求的球員。Jack Grealish 在維拉還未保級成功前是 Solskjaer 的首要目標,但目前叫價已超過8000萬英鎊。

Judge 的主要工作是將這些談判的細節變化,傳達給球會內的相關人士。2019年夏天的中堅人選談判,也證明了他在這方面的參與。市場上雖然有其他的選擇,傳達給他的信息是 Maguire 才是 Solskjaer 的主要目標。

Judge 的強項與背景是金融管理。

「在投資界時,Matt 對足球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的前同事向 The Athletic 透露。雖然他有看足球,但據說他根本不算是個球迷。


曼聯走到今天這一步,還得追溯到90年代初的布里斯托大學。當時,Judge 和目前的常務理事 Richard Arnold 成為了朋友。

畢業之後,Arnold 在1993年第一天上班認識了 Woodward。在同樣會計公司上班的 Judge 之後又在與 Woodward 於 JP Morgan 成為同事,並且關係良好。

Woodward 於2012年給了 Judge 一個在曼聯的職位,然後在六年後讓他升職,協助交易談判。雖然這裙帶關係屢次被批評,Woodward 卻堅持 Judge 在金融界的百萬交易經驗是這職務的最佳人選。

在 JP Morgan,Judge 必須在談判桌上辨識市場真值,這方面確實在他負責這一塊,有共同之處。

「許多曼聯球迷很擔心的一件事,就是這從沒踢過球的傢伙坐在家裡,看了看德國聯賽後說,‘這中堅不錯,明天就簽下他!’,」一名理事透露。「但是事實上不是他去選球員的。他所負責的是龐大的商業交易,所以對一個在這方面有經驗的人來說,他是個明智的選擇。」

「擁有他這樣背景的人在足球界很不尋常;但是,曼聯也不是個一般球會。」

雖然 Judge 的足球知識隨著歲月增長,但是還是有落差的。在最近的轉會窗,據說他就不認識某英冠球員。他得必須和曼聯內部的職員查證,才認定那不是他們理想的球員。

「我不認為你一定要有足球背景才可以勝任這職位,」一名經紀人就這麼說。「他為人蠻好的,是個聰明人,完全不是個鼠輩。不過,他很有可能沒有給予所有的自主權利。」

車路士的女強人 Marina Granovskaia 就是個有趣的例子。

她也以不同的背景踏入足球界,但是卻在車路士享有很好的名聲,因為她處事果斷。但是在幕後有多少是老闆 Roman Abramovich 給她的權利,還是靠她自己的能力目前也沒辦法證實。

但是據說他們的分別如此:

「Matt Judge 很喜歡做手抄。在會議時,你和他談論球員時,他卻埋頭做手抄。他不會和你透露曼聯對球員的估價,也對球會的下一步一無所知。相反的,Marina 在車路士可以斬釘截鐵地回答你,很清楚坦白地說,“是的,我們對你的球員有意思。”,或者是“不,他不是我們要的”。至少她非常的直接爽快。」

Judge 在早期時還有向一些比較有經驗的界內人士請教,但是據說他現在比較自我封閉。一種說法是他保持高調,不讓對方在未來談判桌取得優勢;但是有些人卻認為這讓曼聯完全與市場的真值脫節。

Judge 負責曼聯的合約延長,但曼聯卻擁有英超最高的薪金支出。18-19賽季,他們的總薪金是3億5200萬英鎊,比利物浦高出了4200萬英鎊。值得一提的是,曼聯的工資週轉率是聯賽最低的,但是有幾名不在 Solskjaer 藍圖內的球員卻每個禮拜令超過十萬英鎊的薪水。

把數字拿開,一般也認為 Judge 不是天生的談判家。「他一點都不具有威嚇力,」有消息透露,雖然他身材魁梧,高過六尺。「身為經紀人,你的臉皮就像橡皮圈一樣厚,在談判時就是不斷地拉,但想辦法別讓它斷掉 — 不停地要求多一點。Matt 感覺上就是在那裡和你喝酒的酒吧好好先生。」

「最凶的是熱刺。他們給我們的感覺是,“你再傳一個電郵來也是浪費時間,我們不會再和你做生意了。”」

但是每個故事都有兩面的,另一名經紀人則透露,「他完全不是個好欺負的人。」

Judge 的家中有當律師的兄弟,所以他具有能力去專研每個合約細節與它的真值。

「Matt 比較像那種很嚴格的讀書人,」消息來源透露。「他真正在蛻變的是在數據分析這一方面。他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事,很多人都沒這本領。如果他身邊有足球背景的同僚,他肯定會打出一片天。」


都兩年了,曼聯還在尋找他們夢寐以求的足球總監。

「無庸置疑,他們急需一名足球技術總監,」一個具有經驗的球員代表說。「一個認識球員的人,認識經紀人,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的人。」

不管是球會內外,都異口同聲認為一個足球總監會有利於曼聯。但是外界的揣測,是 Glazer 家族對金錢的鐵腕管理,讓這一職位一直空著。

據一名有權威的內部消息指出,轉會費直接影響每年兩次的股東分紅。曼聯駁斥這種說法,而 Woodward 也強調曼聯自2019年夏天已經花費超過兩億歐元。「我相信這比任何歐洲豪門花的更多。」

「在這樣的大球會,你不可能期望一個優秀的人才走進來後,只是每天來為你點頭;這些人才肯定要自主權利去做好他們的工作,」一個具有足球知識的圈內人透露。「曼聯照理應該尋找一個非常有個性的人物,來改變這裡的文化。一個像塞維亞的 Monchi 不會願意進來這裡然後聽你說,“不行,你不能做這樣的決定。”」

Judge 私地下接受有關足球總監招聘的問題,而他的答案讓人覺得目前這一職務,似乎只停留在傳達信息的鴿子。但是他卻願意與其他人合作。

「必須要找對的人」一名相關人士說。「我不會排除接下來的12-18個月會有人進來。這決定是 Woodward 的。」

至於現在的程序,至少流程比較清晰一點。Judge 負責賣球員,並是這方面的主要聯繫人 — 但是碰到灰色地帶,他會尋求領隊意見。那些想離開卻還在藍圖中的球員,再賣之前,Judge 必須諮詢 Solskjaer。

但是一名領隊的主要職務是在比賽當天贏的比賽,而不是幫你協調買賣 — 這也是為什麼想走的球員會變得不耐煩,因為領隊並不是安排此事的最佳人選。

有意買家也碰到同樣的問題。有球會向 Judge 質詢球員但他卻沒回覆,因為這畢竟是個「足球決定」。

另一方面,Solskjaer 也想兜售一些球員,但是卻無法脫手,因為「金錢決定」。今年夏天的 Chris Smalling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和羅馬的談判拖延而必須自己分開訓練。沒有上場將近一年的 Marcos Rojo 目前也面對相同的命運。

候補門將 Sergio Romero 在被告知 Dean Henderson 會取代他時,非常的不滿。而當球會拒絕愛華頓200萬英鎊的租約時,更是火上添油。阿根廷人目前回到卡靈頓訓練,但卻不在英超或者歐冠的大名單內。

委任一位足球總監的拖延讓外界稱曼聯為一隻「無人掌舵的沈船」。另一些人則形容球會的拖泥帶水為「黑洞」,而他們也因為這樣失去了簽下 Sancho 的機會。

曼聯始終是 Joel Glazer 的球隊,是他認為 Sancho 不值1億2000萬英鎊的報價;但是負責任的 Judge,還是繼續努力地進行談判至關窗,因為他是 Solskjaer 的頭號目標。

回頭一看,若有人可以告訴 Judge,「兄弟,別在做手抄了,把頭抬起,他們是不會妥協的。」,或許 Judge 早就另尋其他選擇。

接下來的一月轉會窗有到底會不會又是漫長的談判還有待揭曉。

但不管怎樣,Judge 還是關鍵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