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分析

射門技術大解剖:以生物力學來解決 Rashford 單刀問題

曼聯前鋒馬古斯·拉舒福特(Marcus Rashford)就有兩次近距離機會得分,但都無功而返。下半場第60分鐘,在單刀的情況下,他在面對前曼聯門神舒米高(Schmeichel)之子(Kasper Schmeichel),更是選擇勁射,但因為球太靠近小舒米高,讓他得以揮手將球救開。

昨天晚上與狐狸李斯特市的老二老三對決以2-2和局收場。但是有看比賽的球迷,就知道這場比賽如果曼聯在龍門前把握些,紅魔就可以輕易取得他們在客場的連續第12場勝利。

其中,曼聯前鋒馬古斯·拉舒福特(Marcus Rashford)就有兩次近距離機會得分,但都無功而返。下半場第60分鐘,在單刀的情況下,他在面對前曼聯門神舒米高(Schmeichel)之子(Kasper Schmeichel),更是選擇勁射,但因為球太靠近小舒米高,讓他得以揮手將球救開。

Rashford 單刀赴會,無功而返。

拉舒福特一直都不是像雲佩斯(van Persie)或雲尼斯達萊(van Nistelrooy)那樣,擁有完美終結對手的級數,但是他本賽季確實錯失了太多的良機。本週三在英聯盃對戰愛華頓時,他也在禁區內失去一次近距離的得分機會:

龍門如此大,卻選者往門將方向射出

以上前後二球,第一球是卡雲尼(Cavani)做球給拉舒福特(Rashford),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拉舒福特卻選擇將球正面射向門將;相反之下,第二球般奴(Bruno)雖然沒將球射入,但是他這球難度較高,也抓住角度、瞄準好右上角才射出,這一球對方門將根本救不到。

昨夜的表現值得檢討,雖然說和局收場對曼聯來說可能有點不幸;但是沒能把握好自己的機會,沒因此出事其實才是不幸中的大幸。若真的要有挑戰冠軍的野心,這是曼聯必須正視的問題。

睡覺前滑手機前就看了這串推文,就決定翻譯與大家分享:

以生物力學來研究足球射門技術

能夠以生物力學來看足球的,其實就是這項運動內的射門技巧 —— 而其技巧也取決一個球員的得分能力。這串推文會研究足球的射門技術,以及拉舒福特的效率可以如何提升。

首先,一般球員偏好利用腳背正面(straight-legged in-step)或腳背圓面(rounded in-step)將球射出。但是在有些情況,他們會利用腳背的側面(straight-legged side foot)射門,這也是泰亞利·亨利(Theirry Henry)拿手的完結方式 —— 讓球與門將插肩而過。

一般球員會在不同的情況下自行做出最佳判斷,從這三種射門技術中,選擇出最有機會得分的方式。但是很顯然的,人類並不是機器人,球員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出最好的判斷。

在足球比賽中,我們往往會目睹球員大失良機,而大多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選者直接用腳背正面直接猛射,結果也往往都是被門將彈開。(就好像之前福仔示範的那兩球。。。)

所以即使他們是職業球員,也不能百分百在每種情況下,做出完美決定。

C羅「從天而降」的直射,不是凡人可以隨便修成

從高手技術來看完美示範

有些球員選擇非傳統性的射法。年輕的C羅(Cristiano Ronaldo)就是很好的例子。他能夠利用腳背的正面直射,卻有本事將球的射程從高拉下。他能夠這樣不靠腳背側面,還能控制射門,其實非常的高難度。這不是每個球員可以做得到、做得精準的事。

另一方面,也有像巴利(Bale)一樣的射門方式。他們射球時身體會大幅度地往一邊傾斜,然後靠著衝力利用腳背側面將球射出。這方式可以製造出與C羅那招「落葉式」一樣的弧線,但卻無法取得相同的力量以及高度。這也是為什麼巴利的自由球有些是彈地而入的。

巧用重心傾斜製造衝力,再利用腳背側面將球射出

如果以效率的角度來看,利用腳背的圓面或側面會比正面直射來得比較有效。這是因為球員有更加的掌控力,去控制球的方向以及射出去的軌線。當然,正面直射是最具有威力的。

紅魔「福木馬」又擁有怎樣的技巧?

看看青木(Greenwood)與馬斯亞(Martial)的身體以及腳的位置。他們兩個都幾乎選擇用腳背的圓面來射球。

再看看拉舒福特的射門姿勢,他幾乎都是採用腳背的正面直射。也注意青木和馬斯亞射門後腳擺動的位置姿勢也和拉舒福特不同 —— 拉舒福特的腳幾乎沒騰空、也沒彎曲。

直腳正面抽射

這也是為什麼拉舒福特可以射進一些非同凡響的世界波。因為他的技巧關係,所製造出的威力非凡,進球也顯得特別的猛。

但是和用力去踢十二碼罰球一樣,越是用力,踢不進的風險也隨著提升。

這就是拉舒福特對壘車路士射進的那一刻世界波。乍看之下,他的身體姿勢顯得有點僵硬,從射門開始到完結,都是同樣一種姿態。這樣子的技巧剛才提到,具有很大的高難度,因為有效率會隨著缺乏掌控力而下降。我們接下來看數據。

世界波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2019/20賽季中的所有賽事,在比賽中他一共嘗試82次射門(均場11.62次),13次成功得分。他以腳背正面直射的方式射出了41次(均場3.56次),僅得分兩次。但是若改用腳背的圓面或側面,他射出32次(均場5.58次),卻成功得分10次。

拉舒福特肯定擁有利用正面直射以外的技巧能力 —— 昨天的進球就是很好的例子。問題是,他是否要改掉這樣的習慣,特別是他在有空間和時間的情況下—— 宛如他昨晚踢向小舒米高那球,他似乎總是偏向舊好。

這問題只發生在福仔身上嗎?沒得救嗎?

簡單來說,不只拉舒福特一人碰到這樣的抉擇問題。在歐洲的前七聯賽,利用腳背的圓面或正面射門,不管是射門準確率、完成率還是有效率,都是比正面直射來得高。所以,這兩種射門方式就是最有效率的技術。

拉舒福特個人的數據也顯示,當他用習慣的正射時,完成率才50%,有得分效率才9%;當他使用其他兩種技巧是,這些數字分別提升為62%與38%。

而他的38%得分有效率其實在歐洲名列前茅。主要原因是他天生腳速快,以及他射門本身的威力已經猛。所以具體來說,他根本不需要靠著直射來製造威力。其次,利用其他兩種技術反而可以提升他的準頭。

總結來看,基本上三種射門技術拉舒福特都游刃有餘,但是很顯然他偏好哪一種。但是數據顯示那兩種是最有效的,而當他使用這兩種時,其實數據驚人。

而最重要的是,這些都還改得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