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故事

足球史上最冷血的復仇行動:20年前,Keane 就是這樣解決 Haaland 的父親

不能說同意這樣子的行為,但是曼徹斯特打吡本週即將再次開打,當年兩隊的激情與熱血,在現代版本算是非常的罕見。

每當現在為《天空體育》說球的 Roy Keane 出現在節目中,前曼城主席 David Bernstein 就會拿起遙控轉台。

Bernstein 曾經也擔任過英國足總主席,他在足球界被公認為體壇中的紳士。但是他始終還是無法忍受在電視機上看到 Keane,因為這會讓他想起「曼徹斯特打吡」最令人難忘的事件之一。

下個月,那事件就已經過了20年。那一天,Alf-Inge Haaland(也就是 Erling Haaland 的爸爸)在奧脫福慘遭 Keane 的毒腳踹下,幾乎斷送他的足球生涯。不管你重看那畫面幾次,當 Haaland 被 Keane 踢飛的那一刻,你肯定都會深深地吸一口氣。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幕,」Bernstein 說。「從個人的觀點,那是我目睹過最惡劣的行為;身為人類,那一刻非常觸目驚心。」

現代的球迷有些或許不知道這故事背後的來龍去脈:有些人或許只知道 Keane 是個口不遮攔的球評,而 Haaland 對一般球迷來說,就是 Erling 罷了。

「Erling 的媽媽肯定是個足球明星,因為他的爸爸踢球慢吞吞的!」另一《天空體育》的球評 Graeme Souness 就曾經這樣經典的形容 Erling Haaland。但是事實上,Alf-Inge Haaland 還是曾經代表過挪威國家隊34次,並有200場英超的出賽紀錄。

在來到曼城之前,他曾經也協助利茲聯打進了歐聯盃半決賽。他也曾經擔任過曼城的隊長。

「Alfie 是個好人,」Bernstein 說。「他是個很好的球員,是我們球隊的重要球員之一。那算是一場悲劇,發生在打吡、這麼多人看,真的是讓人震驚。」


2003年12月,當時 Erling 才三歲。在那事件發生的兩年半之後,Haaland 接受一次採訪,談論他退休後的生活,以及他足球生涯最難忘的這一刻。

Haaland 30歲就被迫退休,原因是因為膝蓋嚴重受傷,而在他的心中,卻也一直在耿耿於懷這件事。

他說他早已放下,但是在專訪中他的用詞卻帶有悔恨。他連 Keane 的名字也不稱呼,只是用「他」,或是「那個男人」。當時他證實他將提控 Keane,甚至計畫提控曼聯,因為他聲稱 Keane「蓄意要傷害他」,以及「他們除了自己,誰都沒放在眼裡」。訪問中雖然他努力堅強,但是也有一絲的悲痛。

當時沒人能猜到的,就是在一旁玩玩具的孩子,長大後會成為這世代最傑出的前鋒,而他爸爸所憎恨的球會,目前也渴望看見「Haaland」這名字,印在他們的9號球衣背上。

「他的兒子現在表現非常優異,」當時負責訪問的 Eamon Dunphy 告訴《The Athletic》。「他即將成為以為超級巨星。我看他代表多特蒙德在歐冠盃的比賽。。。哇!如果我們可以遊說他的經紀人 Mino Raiola 和曼聯做交易,真的會非常的棒,因為小 Haaland 是個非同凡響的足球員。」

Eamon Dunphy 1960年代曾經是曼聯的學徒,之後他成為了愛爾蘭頂尖的體育專欄作家,也成為有名的足球評述員。不僅如此,他也是2002年 Keane 回憶此事的自傳的代筆作家 —— 那自傳也是讓曼聯前隊長扯入官司的原因。

當年的那段採訪,Haaland 聲稱他有足夠的理由去索求賠償。訪問中,最記憶猶新的就是他對曼聯沒有存任何的好感。

「我知道我的立場非常有利,」他當時說。「我聘請了大概20位律師來打這場官司,這說明了我的立場。如果不是他出書以及曼聯的態度,我或許早就當它一筆勾銷。但是他卻要把這事寫成書,而我對曼聯也沒好話說。他沒有像一個正常人的行為,而曼聯也一樣的惡略。」

「他們一直在我的傷口上插刀。你可能會期望他們會做得比這個更好,可能其他球會會這樣,但是這就是曼聯對待其他球會和球員的態度。他們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你知道嗎?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子,這麼多人才討厭他們。」


有關 Roy Keane 的一個特質,就是他從來不會忘記。

「他是個勇士,」Dunphy 這樣子形容他。「我認為 Alf-Inge 也是一位戰士,但是他或許選錯對象。」

兩人的恩怨必須追溯到1997年9月,曼聯作客艾蘭路的比賽。當時 Haaland 還是利茲聯的球員。

「他惹毛了我,」Keane 在他的自傳這麼寫到。「他從比賽一開始就一直在找我的麻煩。那些稍微慢一點的鏟球我可以理解,這些都是足球的一部份。但是其他的事 —— 扯衣服、踩腿等,這些讓我很不爽。有時候 Haaland 甚至沒在看球,他就只是在注意著我。」

當年的 Haaland 一點也不好惹

比賽進行到第85分鐘,利茲聯領先1-0,Keane 決定去追 Haaland。一開始他只不過想絆倒他,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是就是在那時,他的鞋釘與草坪打結,他頓時感覺自己的膝蓋移位。之後他聽到斷裂的聲音,然後他就倒地不起,Haaland 這時就站在他之上,告訴他不要假裝,馬上站起來。

Keane 的十字韌帶當時爆開了。那是足球員最害怕的傷患,而曼聯當時的隊醫 David Fevre 知道情況不妙。

「我記得檢查他的膝蓋時,就知道情況不妙。但是 Roy 就是那樣,他還是堅持可以繼續。我們接下來的星期三還得對上尤文圖斯,所以我看了他的膝蓋,覺得不對勁。我還馬上去問利茲聯的隊醫,叫他來看一看,之後他也說,“你的直覺是對的”。」

Keane 之後大約一年不能踢球。認識他的球迷,都知道他心中肯定燃著憤怒的火焰。Keane 不會忘記那一幕,在他最脆弱的那一刻,Haaland 站在他身上,叫他不要演戲。這怨恨一直在醞釀。David Wetherall,另外一個白衫軍球員,也過來插一腿,叫 Keane 站起來。Keane 當然也沒忘記。但是,他的主要目標是 Haaland。

或許在曼聯史上沒有一位球員能寫出這麼狠毒的章節:

我等了 Alfie 大概180分鐘,也就是三年。而他就在邊線接到球,Alfie 好像在撒尿一樣拖延時間。我等得太久了,我他媽的超用力去鏟他。(我想)當時球還在他的腳下吧。雞掰,你吃下這腳吧。不要再站在我頭上譏諷我在假裝受傷。還有,告訴你的朋友 Wetherall,他的份也算在這一腳里。

Roy Keane 在自傳《Keane》的經典語錄

Jeff Whitley 是最靠近他們的曼城球員。

「那是個令人震驚的鏟球,」Whitley 說。「我並不曉得之前在利茲聯的事件,我是之後才知道來龍去脈。但是我記得是 Keane 自己想去幹掉 Alfie,結果自己意外受傷的。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你去研究 Keane,對、他是個頂尖球員,以及一名領袖,但是他的行為真的讓人咋舌。」

Bernstein 當時在奧脫福和曼聯的一些理事一起看那場比賽。他說當時「有些曼聯的好人」也會為他們的球員這行為感到羞恥。」

「基本上 Roy Keane 就站在上面和他說,“吃下這一腳吧,混蛋”。那是一種冷血的行為。」Bernstein 這樣子形容。

「那是一場冷血的事件。我永遠不會原諒 Keane。我認為他的足球方式很可悲,坦白說。每當他出現在電視節目上,我就關掉。我不會看。我很驚訝他還可以在足壇立足。這根本就不對。運動傷害時常會發生,但是如果蓄意傷害還像他這樣子承認,出書來賣,我認為這完全越界了。」

儘管如此,代筆者 Dunphy 這些年也坦承,自己在書中也「加添了一些自己的寫作風格」,讓此段讀起來像是好萊塢的電影橋段似的。雖然加添了這些色彩,自傳要正式發行,也得經過 Keane 本人的認可。而事實上,他確實有審閱,並批准這寫法。

「我對 Roy 給我敘述的故事加入自己的見解負起所有的責任,」Dunphy 說。「這是一本代筆撰寫的自傳,所以裡頭的引文歸因於 Roy,而這也讓他付出了代價。我很抱歉讓 Roy 惹上了麻煩,結果他最後被英足總控訴,並且還被懲罰得蠻嚴重。」

Dunphy 也為 Keane 說話,澄清這件事根本沒有事先預謀。

「我在1997年十字韌帶受傷之後,有三到四次碰上利茲聯與 Haaland;但是我最後鏟他的那場比賽是在2001年,他已經是曼城球員,」Keane 之後在另一本書中提到。「如果我是個復仇的瘋子,我何必算計這麼多年才去傷害他?」

但是當 Dunphy 被問及當時 Keane 是否有意要去傷害 Haaland,他說,「無庸置疑」。而這也成為了 Keane 被懲罰的主要證詞。

對此,Dunphy 則完全沒有歉意。「他們之前就有恩怨,」他解釋。「Haaland 曾指責 Roy 假受傷,但是 Roy 真的沒有。他說了具挑釁的言語,讓 Roy 非常的生氣,才會因此報復。」

「那就是 Roy Keane。他是個偉大的球員,因為他有這樣子的激情。當然,有時這會是一種怒火。他就是這樣子的球員,他是我們目睹過最好的球員之一,而這也是他的 DNA。」

英足總在審訊盤問時,還得帶入專門調查殺人案件的 Jim Sturman 來審問 Roy Keane。Keane 自己曾這麼說,「他簡直將我撕成碎片 —— 那個幹人。這是他的工作,將我問得支離破碎。」

結果 Keane 被停賽五場,並被罰款15萬英鎊。除此之外,曼聯也扣了他兩個星期的工資,但是當時 Keane 原本還面對更大的懲罰。

Haaland 面臨足球生涯因此結束,曼城也協助聘請律師研究是否有理由起訴 Keane。

「我們絕對有足夠理由,」Bernstein 表示。「我們非常的認真。」


但是 Haaland 針對 Keane 的法律訴訟卻有一個大問題:挪威人自己的網站。

曼城的律師當時正在調查是否可以向曼聯索取「失去員工」的賠償。另外,他們也正研究是否可以讓曼聯償還 Haaland 的醫藥費以及他身價的下跌為球會所照成的損失。Haaland 個人的方面,則在尋求他個人收入以及名譽的損失。當時這官司一度索償金額高達600萬英鎊,引起了全國關注也讓曼徹斯特這兩球會的關係更加破裂。

但是在鏟人事件之後的幾個星期 —— 距離 Keane 出書之前的一年,Haaland 的網站刊登了一篇文章。當時沒太多人知曉這篇文章,但是在之後卻成為了他敗訴的關鍵。

那篇文章的標題為「膝蓋受傷不是 Keane 造成的」,而他自己也接著寫道:「我想澄清一件事,我受傷的膝蓋和在曼徹斯特打吡被鏟的是不同的膝蓋。儘管有一些報社報導是相同的膝蓋,但是很明顯的電視上是我的右膝蓋被鏟,但是讓我受到困擾的卻是左膝蓋。它已經讓我困擾三個月了。」

難道是碰撞的衝擊讓 Haaland 另一隻膝蓋受損?還是他原本的膝蓋傷因為碰撞而加劇?2003年12月當 Haaland 追究此事是,似乎採取這樣的立場。

「人家每次說被鏟的是另一隻膝蓋,但是我都是笑笑,」Haaland 在2003年時說。「如果你問任何的醫生或者是物理治療師,還是任何有踢過足球的球員,他們都知道我在說什麼。你被踢的那個部位可能會有好幾天的瘀傷或腫脹,但是受到傷害的卻是你站立的另一隻腳,因為衝擊膝蓋會受到扭曲造成韌帶受傷。」

但是這個觀點,過了多時就連曼城內部的人員也不見得贊同。

「Alfie 如果當時真的站穩的話,當 Keane 那腳衝過來的力量肯定會讓他站立的那根腿折斷,」曼城當年的教練 Joe Royle 在自己的自傳提到。「關鍵是 Alfie 看他衝過來及時做出反應,就在那撞擊的霎那間。我們的隊醫之後告訴我,“他會沒事。他有看到腳飛過來,及時躍起”。當家似乎也忘了,下一場主場對壘西漢姆,Haaland 還是我們的正選球員。」

千真萬確。Haaland 其實在那四天後為挪威出場比賽,雖然這兩場他最後是拐著腳離場。而如果你重看 Keane 的鏟球片段,你也注意到 Haaland 的左膝蓋已經包著白色繃帶。當時曼城的隊醫 Roy Bailey 也在足總聽證會指出,Haaland 的傷患,與 Keane 無關。

「事實上,雖然那鏟球的衝擊很大,Alfie 那天並沒有承受讓他結束生涯的傷患。」Royle 老實的判定。

最終,根據 Bernstein,曼城律師團因為證據不足而放棄了訴訟案。

Erling 的決定是否會受到爸爸的事件影響?

事過境遷已經20年,Haaland 也不想重提此事。現在他都已經48歲了,家庭裡有個未來明星,現在重開這恩怨,對他的兒子一點好處也沒有,特別是目前同城的兩家球會都是想要買下 Erling 的金主。

但是或許大家都好奇的是當年的恩怨,是否會影響20歲的 Haaland 選擇曼城?在奧脫福,至少曼聯不這麼認為,特別是 Ole Gunnar Solskjaer,他和 Erling 在莫爾德是師徒關係,並一直保持聯繫。當然,這事件卻是會引起尷尬,但是在紅魔的眼裡,這事件已經過去那麼久,不會影響 Erling 的抉擇。

「我的感覺是 Alfie 和 Erling Haaland 身邊的人只在乎的是 Erling Haaland 一人,」曼聯斯堪地那維亞球迷俱樂部在挪威的主編 Dag Langerod 表示。「我和那些認識 Alfie 的人談過之後,他們都異口同聲說 Roy 和 Alfie 永遠都不會是朋友,但是他們都認為 Keane 與 Alfie 的恩怨不會影響到 Erling 未來球會的決定。」


但是 Keane 事過境遷對於那事件的判定和他的鏟球動作一樣,絲毫不留情。

「Haaland 那一場繼續完成了比賽,並在四天後代表挪威,」Keane 在2014年的第二本自傳《The Second Half》中提到。「幾年後他試圖起訴因為那個鏟球讓他退休。那是個糟糕的鏟球,但是他還是可以在四天後上場。」

「我現在回想起來,對當時的曼城球員感到失望,」他寫道。「他們沒有過來保護隊友。我知道如果任何人敢對曼聯的球員這麼做,我肯定會挺身而出。或許他們也認為他是個混蛋吧?」

Keane 自己和 Dunphy 的關係也因此事受損。Keane 的第二本自傳也改由另一代筆者 Roddy Doyle 負責撰寫。

「他來找我寫書的時候不是因為我們很親密,但是我一直都很支持他,」Dunphy 解釋。「在他的生涯早期,他在年輕時會去旅遊,多喝幾杯然後惹上麻煩。但是我一直都為他辯護,提醒別人他是個多厲害的球員。」

另一方面,Dunphy 也表示 Keane 不是當領隊的材料,因為他對別人沒有任何包容性。

「他是個很好的球評,在《天空體育》做得很好,」Dunphy 解釋。「但是他在桑德蘭與伊普斯威奇鎮的時候,對球員非常的苛刻。我曾經和他的球員訪問過,對他們來說那段時光是不好的回憶。」

「我對 Roy 沒偏見。從一個球員的角度來評價他,我非常的欣賞他;但是至於他的人格方面,他就像是哲基爾與海德。」

原文刊登於 The Athletic / 紅魔坊翻譯兼做部分剪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