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故事

「不知你還記得我嗎?但是我有話對你說」雲佬一通電話與費 Sir 冰釋前嫌

2000年代初期,夢劇場的比賽時常可以聽到球迷吶喊,「Ruuuuuuuud」;聽到這熟悉的歡呼聲,就知道 Van Nistelrooy 又進球了。還記得當時在電視機前,每次都以為主場球迷在噓他,但是那卻是奧脫福死忠給荷蘭人最大的喝彩。

2010年1月一個寒冬夜晚,費 Sir(Sir Alex Ferguson)的電話傳來一則簡訊:

「我不知道你還記得我嗎?」簡訊這麼寫著。「但是我必須打電話給你。」

費 Sir 怎麼能忘記他,那是 Ruud van Nistelrooy。

「他已經離開了曼聯四年了!」費 Sir 當時對太太 Cathy 說。

「難道他想回來曼聯?」Cathy 這樣回覆費 Sir。費 Sir 滿頭霧水,這男人到底想怎樣?

「OK。」費 Sir 簡單的回覆 Van Nistelrooy。

費 Sir 的電話隨後馬上響起,電話的另一邊正是荷蘭人。噓寒問暖了幾句之後,他說出了費 Sir 等了四年的一句話:

「我想為自己我在曼聯最後一季的行為道歉。」

受曼聯球迷愛戴的進球機器

對那年代的曼聯球迷來說,當時最愛的球員非 Ruud van Nistelrooy 莫屬。荷蘭神槍手是奧脫福見過最冷血的終結者,但是至今他或許尚未得到與其他曼聯傳奇一樣的認同。

Van Nistelrooy 原本在2000年夏天應該轉來曼聯,但是那交易因為他沒通過體檢而被延遲了。PSV 燕豪芬堅持荷拉人的膝蓋韌帶的傷勢無礙,但是曼聯的前隊醫 Mike Stone 卻否決他們的診斷。

為了要證明自己是對的,PSV 倉促地提早趕 Van Nistelrooy 回到訓練場,打算將他的訓練過程拍下給紅魔為證。結果他卻因為膝蓋承受不了壓力而倒下,之後消耗一年的時間痊癒。

當年因為膝蓋問題,延遲了雲佬來曼聯的交易

儘管如此,費 Sir 卻一直沒有放棄他。

費 Sir 在 Van Nistelrooy 的休養期間,親自去探訪他,並向他保證,只要他還擁有足夠的速度與靈活能力,來到夢劇場的夢想還未破滅。

一年之後,曼聯以當時的英國轉會紀錄1900萬英鎊簽下了 Van Nistelrooy。荷蘭人很快的就證明自己的能耐。

短短的五年期間,他出賽219次就攻入了150球,並在這期間贏得了所有英國國內的獎盃。他也兩次贏得 Sir Matt Busby 年度最強球員,也是球會史上在歐洲比賽進球最多的球員。在曼聯只贏得四次獎盃,對他來說真的太少了。

「如果與我其他的神鋒相比如 Andy Cole,Eric Cantona 和 Rooney 等,Ruud 是最具殺傷力的,」費 Sir 在他2013年的自傳中提到。

「他是我看過最自私的前鋒,他個人的進球紀錄就是激發他的動力。而因為這野心,他在龍門前才能成為冷血的殺手。他對球隊如何醞釀進攻的過程沒興趣,也不管自己每場比賽奔跑多少,他只在乎一件事:Ruud van Nistelrooy 這一場進了多少?」

2000年代初期,夢劇場的比賽時常可以聽到球迷吶喊,「Ruuuuuuuud」;聽到這熟悉的歡呼聲,就知道 Van Nistelrooy 又進球了。還記得當時在電視機前,每次都以為主場球迷在噓他,但是那卻是奧脫福死忠給荷蘭人最大的喝彩。

殺手天性是一把雙刃的屠刀

儘管如此,離開曼聯的15年之後,Van Nistelrooy 在曼聯歷史的地位並不一直是充滿著榮耀。個人方面,如果你有現場看過他,他是獨一無二的神鋒。在英超的第一季拿下年度球員獎之後,第二季他也拿下金靴獎以及被票選為歐洲的最佳射手。

但是儘管個人數據了得,Van Nistelrooy 只為球隊在五個賽季中奪下四次獎盃。與其他時代的傳奇相比,他為球隊取下的獎盃次數顯然較遜色,但是影響他在球迷心中的地位的,還是他與曼聯分手的過程。

Van Nistelrooy 是個天生的狙擊手,所以他也擁有非常好勝、想要獨佔第一射腳位置的固執慾望。這特質與性格讓他成為一位超級進球者,但也讓他與隊友的關係陷入危機,而這也是他離開曼聯的主要因素。

「要 Van Nistelrooy 搭檔 Andy Cole 是不可能的搭配,所以我將 Cole 賣給了布萊克本,」費 Sir 在書中寫到。「另一射腳和 Ruud 有問題的是 Diego Forlan,另一華麗的前鋒。但是 Ruud 只要第一,那是他的天性。」

「Forlan 跟他一點默契都沒有,所以當你放他們兩人一起上場,一點化學作用都沒。」

對於這一點,當時的隊長 Roy Keane 也認同。Keane 一直很同情自己的好友 Forlan,但是對於 Van Nistelrooy 那高傲自大的態度,他卻表示認同,並認為這特性讓他們贏了許多場比賽。

雲佬或許是史上在一對一情況下,最完美的終結者

「Ruud 是曼聯的最佳狙擊者,特別是在一對一情況下,簡直是百分百命中,」Keane 在自己第二本的自傳中這樣子形容荷蘭人。

「當他在一對一的情況時,不用懷疑;有些球員在那裡想半天該怎麼射球,但是換成是 Ruud,其實守門員根本好像不存在似的。」

但是這殺手的態度,卻一度影響著球隊的發展。而在當時與 Van Nistelrooy 插肩而過的隊友,就是乳臭未乾的 Cristiano Ronaldo。

C羅的到來,改變了曼聯的足球風格

對當時曼聯內部來說,球員們都知道問題即將產生。因為 Van Nistelrooy 的進球主要提供者 David Beckham 離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當時喜歡花拳繡腿的葡萄牙青年 Cristiano Ronaldo。

「Ruud 是曼聯當年的主角 —— 我們的進球都來自他,」Rio Ferdinand 在自己的 Youtube 節目曾提到。「Ronaldo 在禁區外接球喜歡先耍幾招,而 Ruud 卻努力地往禁區裡跑位;Ronaldo 沒傳中,Ruud 就會發瘋地罵死他。」

「“他應該去馬戲團表演,不應該來踢球,” Ruud 曾經在訓練時說類似的話。而 Ronaldo 也會很生氣,“為什麼他這樣和我說話?”」

C羅的到來,預示著雲佬時代的結束

費 Sir 當時就知道要讓 Van Nistelrooy 繼續開心,是件很難的事。而 Ronaldo 加入曼聯之後的那個賽季後,與荷蘭人談續約條件時就已經有預警信號了。

當時 Van Nistelrooy 知道皇馬對他有興趣,並心動想離開。費 Sir 對此很不高興,但是他在沒辦法的情況下,還是與當時的執行總裁 David Gill 在荷蘭人的合約加了一則3500萬英鎊的買斷金額條款。

「Ruud 簽下了那張合約就變了,」蘇格蘭人在自傳中回憶。「他在這裡的最後一個賽季非常的難搞。我不覺得他很受隊友歡迎,他的轉變太戲劇化了。」

之前的賽季因為受到傷患困擾,Van Nistelrooy 開季四場全中標。但是這最後一季卻像雷雨交加,因為他對 Wayne Rooney 與 Ronaldo 的崛起,以及球會風格的改變感到十分的不滿。

費 Sir 形容當時在訓練場的情況:「Ruud 開始對副帥 Carlos Queiroz 說了 Ronaldo 很多不好聽的話。有幾次激烈的衝突,但是還好都受到控制。」

Van Nistelrooy 曾經表示他的不滿是因為球隊停滯不前,也不相信曼聯若依賴 Rooney 和 Ronaldo 這班小伙子,能夠贏得歐冠盃。

「但是他們是傑出的球員,」費 Sir 曾與 Van Nistelrooy 私下解釋。「你應該要帶領這班小伙子,幫助他們。」

Van Nistelrooy 完全不同意。

「你想怎樣?去和你的爸爸哭訴?」

雖然在最後的賽季,Van Nistelrooy 還是球隊進球最多的球員,他卻和費 Sir 鬧翻。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費 Sir 在英聯盃決賽讓他苦坐冷板凳,連一分鐘也沒讓他上陣。

「我們當時對威根已經掌控了局勢,」費 Sir 解釋。「我看到可以讓 Patrice Evra 和 Nemanja Vidic 有上場的機會,所以最後的換人讓他們出場。」

「我轉過去對 Ruud 說,“我要給這兩個小子上場機會,讓他們嚐一嚐在曼聯贏得獎盃的滋味。”」

「我永遠記得他的回覆,“你 @#$!”」

當時就在場邊,副帥 Carlos Queiroz 責罵了他,其他在板凳區的球員也對他這一自私的希望感到生氣。

「那便是他在曼聯的句號,」費 Sir 說。「我知道我們不會要回他,他過河拆橋,在那事件之後,他的態度更是每況愈下。」

那場英聯盃決賽,或許是改變曼聯未來的轉捩點

Van Nistelrooy 在兩年前的一次專訪中證實這件事:

「我記得自己對費 Sir 爆粗口,一氣之下我說了一些難聽的詞彙。我當時很囂張、很固執,但是當時執迷不悟。所以一切就這樣被毀滅。」

「當時那樣子真的很不敬,當時很多人在場。雖然不是最難聽的話,但是卻非常的無禮。」

「我不以那為傲,到現在也感到羞愧。」

在那之後,Van Nistelrooy 接下來六場的英超比賽都只是以替補資格上陣。費 Sir 原本想給他最後一次的機會,但是是荷蘭人自己不珍惜。

「Ronaldo 那一年失去了父親,」費 Sir 寫道。「就在那一週,Ruud 在訓練時踢了 Ronaldo 一腳,然後對他說,“你想怎樣?跟你的爸爸哭訴?”,其實他是在指 Carlos Queiroz,而不是 Ronaldo 的爸爸。」

「但是這一切卻令人傷心。我不知道為什麼 Ruud 會變樣,這對他當時一點好處也沒有,也讓他在球員之間失去了許多尊重。」

那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是曼聯必勝的,但是費 Sir 卻無法將這重要的比賽交托在荷蘭人身上。當他獲知自己連板凳也沒得坐時,Van Nistelrooy 在比賽開踢前三小時走出奧脫福。

曼聯最終還是以4-0擊敗查爾頓,取得聯賽第二的排名。

兩個月之後,曼聯以1400萬英鎊將 Van Nistelrooy 送去皇馬。雖然比他合約中的買斷金額低許多,費 Sir 卻願意放走他,因為他真心想重建曼聯,成為一支歐洲冠軍球隊。

曼聯史上最強的歐冠戰隊

「當時鬧得很僵,」Van Nistelrooy 2019年與《Eleven Sports》的訪問中提到。「特別是共處了五年,我們培養了親密關係;我想他學了很多,而其實他也像我學了很多。但是結局卻是非常地殘酷。」

Van Nistelrooy 離開之後的兩年,曼聯贏得了歐冠盃 —— 這是荷蘭人夢寐以求的獎盃。而那支戰隊的核心就是 Rooney 和 Ronaldo,他們的打法建立在團隊式的流動足球,而並非單靠單箭頭神鋒。

那或許是費 Sir 打造過最完整、最強的戰隊。

Van Nistelrooy 之後在皇馬呆了四年,贏得兩次的西甲冠軍,而最具反諷的就是他的最後一年,他再次和 Ronaldo 成為隊友。

師徒之間,沒有永遠的憎恨

荷蘭人在離開皇馬之後,終於和費 Sir 冰釋前嫌。

「回想起那年冬天 Ruud 給我打的電話,我找不到他想和我說話的理由,」費 Sir 回想起那通電話。「即使想回來英國踢球,他也不必和我道歉。」

「或許是內疚吧。可能這件事一直存在他心裡,Ruud 當時無疑已經變成一個更成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