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心觀點

一年之後,我們還需要大黃蜂三俠嗎?

2020年,多特蒙德讓曼聯失望三次:Jadon Sancho,Erling Haaland 和 Jude Bellingham 都與紅魔無緣,最終留在或選擇了大黃蜂。一年之後,三名球員與曼聯面對截然不同的情況。

在2020年賽季的不同階段,曼聯有充分的理由去相信他們能夠簽下 Erling Haaland,Jadon Sancho 和 Jude Bellingham。但是最後的結果三人卻也有充分的理由留在——或選擇——多特蒙德。

Haaland 或許跟 Ole Gunnar Solskjaer 有著師徒之交,但是這挪威天才對自己的發展採取的是耐心的態度,一開始選擇去德甲就是認為多特蒙德是他的踏腳石。而他與大黃蜂達成的協議的最重要一部份,就是合約在2022年可以讓任何球隊以7500歐元購買他。

和球員的家人會面後,曼聯本來有信心簽下了英格蘭天才 Jude Bellingham。但是唯一讓 Bellingham 卻步的是紅魔無法承諾和大黃蜂一樣的出場時間。到目前為止,17歲的 Bellingham 已經在德甲出賽了超過900分鐘,其中10次是以先發上陣,而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參與了超過400分鐘的歐冠盃比賽。

至於另一英格蘭人 Sancho,曼聯則是不願意支付給大黃蜂一億兩千萬歐元的叫價。這天價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是如果給予多特蒙德當時已經延長 Sancho 的合約至2023年以及給他21萬歐元的週薪,他們的確有資格在當時為 Sancho 標上這麼昂貴的價碼。

2020年的夏天,大黃蜂看似有機會挑戰本賽季的德甲冠軍。他們在之前的兩年都錯失良機:2019年自己丟掉了九分的領先優勢,讓 Niko Kovac 的慕尼黑奪冠,而上個賽季在慕尼黑內亂下,也無法成功搶走冠軍。

本賽季一開始,他們以為自己已經集合了海內外的天賦球員可以挑戰冠軍,而且在場外,他們的經濟狀態還算良好,無須賣掉球星如 Sancho、Haaland 等,也能維持健康的數字。

但是一年之後,一切似乎有了巨大的轉變。在主場敗給了科隆和司徒加特之後,主教練 Lucien Favre 去年12月沒熬過就先下課。目前在臨時主帥 Edin Terzic 的帶領下,他們在聯賽危機重重,很可能連歐冠盃也進不去。

沒打進歐冠盃對大黃蜂來說,將會是一大打擊。因為他們給年輕球員的賣點,就是有機會登上歐冠盃這大舞台。然後,將他們高價賣出從中獲取經濟利益。而和其他歐洲球隊一樣,大黃蜂每週都在滴血,每一場沒有觀眾的比賽,他們就損失將近400萬歐元。

場上的平庸加上場外的經濟衝擊,也讓球迷對球會的高層失去信心。雖然 CEO Hans-Joachim Watzke 一手曾將大黃蜂從2005年的債務危機救出,球迷對他選擇教練的眼光相當質疑(好像哪裡聽過)。來臨夏季即將正式上任的 Marco Rose,將會是繼2015年 Jurgen Klopp 離開大黃蜂後的第六個領隊。

但是最關鍵的是大黃蜂現在面對著上個賽季沒有的艱難抉擇,那就是必須將球員再度擺上轉會窗。Haaland,Sancho 和 Bellingham 本賽季都交出不錯的成績單,但是如果大黃蜂真的無法擠入歐冠賽的話,他們不太可能在明年全都留在德國。根據德國報社《SportBild》的報導,球隊給未來領隊的承諾是會「竭盡所能」留住 Haaland,但是如果明年挪威人失去在歐冠大舞台表現的機會,他的身價肯定也會隨著下跌。問問他的隊友 Sancho,據德國多家報社報導,大黃蜂現在已經願意以低過一億歐元的天價將他賣掉。

不管曼聯目前自己是否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其實是題外話,重點是曼聯球隊現在最需要的球員也許和一年前大不同。一年過去,曼徹斯特與多特蒙德情況真的有了巨大的突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