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專欄

重新認識 Paul Pogba:他是凝聚曼聯更衣室的主軸

雖然 Paul Pogba 回來曼聯已經五年了,但是許多人還是對這世界盃得主一點也不了解。

Paul Pogba 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他究竟是那個只要更改髮型就能在推特上爆紅的人氣網紅,還是一個能夠精通五種語言的語言大師?他到底是一個享譽全球、喜歡與藝人泡在一起的巨星,還是從巴黎街邊出生,受到曼聯員工愛戴的球員?

這些都是 Pogba 的真實一面,但是以天價8930萬英鎊轉會回來曼聯的這五年期間,他還是最備受爭議、最被人家誤解(包括小編在內)的英超超級巨星。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對他即將在2022年6月到期的合約有著很大的議論:到底他是否應該的到續約的機會,而大家也猜不透他到底想不想留下。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如果 Pogba 走的話,最想念他的肯定是他的隊友們。曼聯目前的更衣室內,就像是個語言文氏圖,而在正中央能夠駕馭以及與所有人溝通的就是 Pogba。他可以了解教練喊出的英文指示,也可以用葡萄牙語和 Bruno Fernandes 討論戰術 —— 這是他在七年前的世界盃自學的,又可以利用法語或西班牙語和自己的摯友 Eric Bailly 交談。

義大利語現在雖然在曼聯派不上用場,但是因為在尤文圖斯的四年,也得以讓 Pogba 說出流利的義大利語。Bailly 是 Pogba 目前最要好的隊友,但是 Pogba 目前也屬於西班牙派系,自從 Edinson Cavani 來了之後,他就和他非常要好。

Pogba 其實也滴酒不沾,很少在外溜。身為一個年輕的爸爸,他花很多時間在家,也自己在家建了一座迷你足球場,自行訓練。

曾經和他最要的朋友是 Romelu Lukaku,比利時人是在 Pogba 一年之後加入紅魔。當時切爾西想簽下 Lukaku 但是最後他選擇了奧脫福,而 Pogba 扮演關鍵角色。當時 Lukaku 做決定的時候,其實就正和 Pogba 兩人在洛杉磯旅遊。Lukaku 簽約之後,Pogba 還戲言自己是「P 特務」,雖然完成交易的是 Mino Raiola,但是他卻影響了 Lukaku 的決定。

不僅如此,Pogba 當時還包下了洛杉磯最豪華的私宅,把整間屋子佈置成紅色,為的就是讓 Lukaku 擁有一個好萊塢式的簽約儀式。比利時人就在這私宅與紅魔簽下合約。

當年 Lukaku 的簽約儀式就在 Pogba 的安排下完成

原本 Lukaku 和 Pogba 形影不離,但是最後結果卻變得相當複雜。兩人最終慢慢疏遠,主要的原因是因為 Pogba 與2016年加入的 Zlatan Ibrahimovic 也交情深厚。

Ibrahimovic 與 Pogba 非常的投契,但是卻和 Lukaku 不合 —— 最近在意甲兩人還恩怨難了。但是 Pogba 雖然與 Lukaku 的感情變淡,他卻是一個相當重感情的人。

回到了曼徹斯特之後,他把全家人,包括主廚全部安排妥當,自掏腰包讓他們都過來英國。他回來英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以前曼聯青訓的隊友 John Cofie,也特地買禮物給那些曾經在青年時認識的曼聯員工們。

他沒忘記他們,因為在他眼裡茶水間的阿姨和更衣室裡的隊友一樣的重要。那些與 Pogba 共識的人都認為這與他成長的巴黎街頭有很大的關係:講義氣、重感情,並毫無拘束地表達自己。但是這種街頭表達方式,或許也讓人容易誤會:他的大膽髮型、穿著以及在社交媒體上的生活點滴。

問題是 Pogba 從來不刻意掩飾自己的生活,他就是活生生、赤裸裸地在世人面前。和其他的巨星不同,他沒有公關助理幫他管理他的社交帳號:Raiola 只管錢,Pogba 管其他的事。所以如果你在他的 Instagram 看到的任何貼文,不是什麼宣傳企劃,而是 Pogba 當時真實的感受。

2018年贏得世界盃之後,Jose Mourinho 就諷刺他應該把俄羅斯的專注帶回奧脫福,當時很嚴重地影響了 Pogba,如果球會允許的話,他早就離開。在2019年的一次阿迪達斯宣傳活動上,他坦言自己想尋找新的挑戰 —— 這不是經紀人或是公關助理叫他說的,這很可能是他最真誠的答案。

當然,Pogba 的有些批評是很難去辯護的,就像是人家質疑他的身價,五年間只為曼聯贏得一歐霸盃以及一英聯盃的調侃。不管是不是球隊的責任,因為他的標價(和 Harry Maguire 的命運一樣),他永遠逃不過外界媒體對他的苛刻看法。

儘管如此,Pogba 目前卻在 Ole Gunnar Solskjaer 的領導下,踢出五年來最棒的足球。雖然季前再度鬧出想暴走的風雲,如今他與隊友 —— 特別是 Bruno, 的感情比表面上看起來,還更加的深。

因此,如果要現在就斷定他肯定會離開曼聯,似乎還言之過早。特別是更深入去了解他這個像謎一樣的男人之後,你或許會發覺他不是所謂的害群之馬。

本文內容來自《電訊報》,部分內容經過重新編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