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專欄 紅心觀點

足球新紀元:如果加入歐超,我們還是不是曼聯?

親愛的紅魔迷,珍惜我們眼前的曼聯,我們或許是最後一代的「歷史球迷 」— 我們親眼看見費 Sir 舉起三冠,也陪同他的徒弟 Solskjaer 帶領我們進入足球新紀元。

昨晚爆出歐洲12大球會聯盟成立歐洲超級聯賽之後,引起了許多球迷的不滿情緒,特別是在英國國內。

新成立的歐超其實就是變相的NBA,也可說是美國體育的經營模式。15支成立球會將不會被踢出或降級,外加五支受邀參加的球隊。球季預計八月開始分兩組主客來回打小組賽,然後和NBA一樣依據排名進入季後淘汰賽。

老實說,小編也是個NBA球迷,對此比賽模式很熟悉,也完全沒異議,其實其中也帶有有刺激的元素。可是小編目前的立場是希望保留現有的國內足球文化,並加強與想辦法使歐冠進步,以取得歐洲各球隊都擁有公平的參賽資格。

儘管如此,今日查閱了許多資料,發現由 Ed Woodward 與 Glazers 帶頭的成立小組,其實私下做了很多法律程序準備,並獲得 JP Morgan 支持,歐超實現的可能性相當大。所以今日中午花了一點時間整理思緒,去思考如何去應對這殘酷的現實。

小編認為如果歐超真的實現,它不僅單純只是個週中的歐洲比賽,未來有兩件事可能會隨著演變。

加入此比賽的球隊將永遠脫離 UEFA / FIFA

這不僅是懲罰這麼簡單,其實這可能是這些老闆暗地裡的心願。看看NBA,他們和FIBA與歐洲籃球聯賽(Euroleague)完全是不同的體系,但是世界上最好的籃球員在哪裡?即使FIFA說加盟球員不能參加世界盃或歐錦賽,其實他們也不怕,因為你有看NBA球員全部願意打籃球世錦賽嗎?據內部消息指出,其實這些老闆都不希望球會的球員參加世界盃,降低受傷的風險。久而久之,足球世界盃也可能不再是一大盛事。

歐洲國內聯賽將成為二級聯賽

和籃球的Euroleague一樣,歐洲大陸有沒有出色的球隊及球員?有很多。但幾年後也都跑到NBA。所以簡單來說,足球新時代或許會將所有的國內聯賽「降級」,演變成少人關注的二等聯賽。或許英超還會存在,但是代表曼聯參賽的可能是B隊,甚至是U23對抗萊斯特城與西漢姆也說不定。總之,沒有錢的球會可能就淪落成與有錢球會底下發展球隊一起比賽。

而現有的歐冠以及歐霸也應該可以存在,只不過和FIBA的歐洲比賽一樣,將大大的被世界觀眾忽略。

足球會因此而滅亡嗎?

其實傳統的美麗足球早就因為金錢而慢慢死去。如果說歐超是壞主意,那 UEFA 這些年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英超的創建,其實也是同樣的理由:錢。

或許心疼的是歐洲的草根球會。這些真的令人非常感慨,因為歐洲大陸擁有許多大大小小歷史悠久的球隊,歐超的創建或許會讓一些底層球隊更快消失,也從此剝奪他們與這些歐洲豪門同台的機會;但是,這不見得會讓足球永遠消失 —— 足球只是變成不同階級。

美國佬們也沒承諾歐超只含有歐洲球會,其實昨晚就一直在注意他們的用詞:Super League。感覺上他們其實可能會帶入其他的球隊,如美國大聯盟球隊,甚至是南美洲球隊。其實如果這能實現,可看度真的比四年一次的世界盃高許多。當然,有錢的傢伙,更加有錢;而未來孩子的足球夢想,或許就和現在的籃球選手一樣,是打進像 NBA 這樣子的足球超級聯賽。

那我們的曼聯,還是曼聯嗎?

老實說,我很矛盾。很慶幸自己是紅魔球迷,因為不管怎樣,球隊都還是有機會在大環境之下踢球。我其實比較對其他球隊如萊斯特城、西漢姆,甚至是剛剛升班的諾維奇城感到心疼。畢竟他們和其他歐洲球會一樣,一直努力地將球隊帶到最高殿堂,但如今很可能因為自己不是豪門而夢碎。

所以,我也不能接受阿森納和熱刺竟因為有錢而一起進入豪門。以這幾年的表現,他們根本都不應該是所謂的 Big 6;可以選的話,我寧可要愛華頓。

至於我們的球隊傳統和文化,我只能說只要是寄生上流的 Glazers 是我們的老闆,即使沒有歐超,我們都有失去一切歷史傳承的危險。

我曾經是芝加哥公牛的球迷,誰不是?但是我喜愛的芝加哥人公牛已經在 Michael Jordan 離開後就消失了 — 不管如今的公牛有誰,都不是那支我愛的公牛,因為美國運動就是這樣子沒有 DNA。他們推崇的是品牌,多過 DNA;吸引球迷的是球星,多過球隊歷史文化。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追NBA,在公牛之後喜歡過無數的球隊,但是每一次都是因為有喜歡的球星 — 76人的Allen Iverson,暴龍的 Vince Carter,湖人的 Kobe Bryant 等。或許過去20多年,唯有聖安東尼奧馬刺是擁有傳承球隊DNA的籃球隊。

但是在足球,我只能喜歡曼聯。和其他球會的球迷一樣,我們很難去支持另一支足球隊。這或許就是足球的魅力。

今天就有報導指出,這些土豪老闆認為我們這些死忠是落伍的「歷史球迷」(legacy fans),而他們成立超級聯賽的原因,其實是想利用球星來吸引新球迷 — 就和我在後MJ時代那樣子看籃球的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親愛的紅魔迷,珍惜我們眼前的曼聯,我們或許是最後一代的「歷史球迷 」— 我們親眼看見費 Sir 舉起三冠,也陪同他的徒弟 Solskjaer 帶領我們進入足球新紀元。這交集的感受,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幸?

老實說,如果不是 Ole,我們可能真的連延續DNA的機會都沒有。我對球會老闆一點寄望都沒有,但是至少在球場上、在青訓等,我希望 Ole 能傳多少精神,就傳多少精神,直到有天我傻傻夢想 Beckham 回來買曼聯的那天終於到來。

球場外的事其實交給我們這些「歷史球迷」吧。我們恨的是老闆,但是我們的傳統必須要有球迷才能延續。所以紅魔坊會繼續傳承曼聯 DNA,並嘗試把新來的塑膠球迷感化成新一代的歷史球迷。

We Will Never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