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魔專欄

Viva Ronaldo!原來,這就是爸爸媽媽所愛的紅魔曼聯!

這就是曼聯,我們再次締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傳說。

當你走向奧脫福球場時,那首歌在微風中蕩漾。開始的時候很小聲,但是風中傳來的 —— 對,這不是錯覺:「Viva Ronaldo,viva Ronaldo。」

你越走越近,這首歌的聲量也漸漸提升。這令人熟悉的歌詞不再懸掛在夏末的微風中,而是像是一股龍捲風從四面八方包圍著你。

一票球迷唱到喉嚨沙啞不行後,另一群會接著繼續唱唱下去。這是足球版本的福音,球迷是熱血的敬拜團,讚美著他們的救主,那特別被揀選的孩子。這孩子是他們的英雄,他們的神。

夢劇場一夜間從去年被球迷糟蹋的場地,再次成為了球迷朝聖的聖地。911這天,這裡拜託的恐怖的陰影,因為這一天他們的英雄回家了。

當你抵達西看台的隧道,你幾乎無法呼吸。但是在震耳欲聾的歌聲中,人海裡全部的死忠都帶著歡樂與笑容。這歷史性的一刻,當然少不了球迷掏手機,記錄下這「我曾在這」的回憶。若干年之後的腦海記憶,就留下這一幕在球賽還未開始就已經瘋狂的場景。

或許有人會這麼說,這就是足球令人懷念的熱情。

就像每種大型活動,都會有人想要湊熱鬧,或更具體來說,想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理念上的掃興一族;球賽開始前,某女權主義組織安排一家飛機,特意飛過一塊布條,提醒大家別忘了他們的英雄的強姦罪嫌疑。場內的女性球迷不為所動,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場合的重點,也知道凡人都有不完美之處。

與其擔心場內的人將此人神話,倒不如說他們視他為自己的孩子;不管孩子過去在外是否有犯罪,神的國度中不也帶有包容、寬恕,只要是一家人,當浪子回頭他們都願意張開雙手去擁護他。

「Viva Ronaldo,viva Ronaldo,running down the wing,hear United sing。。。」會這歌的球迷都不年輕了,但是對他們來說,這代表著他們的青春。他們手牽著的是下一代的孩子,他們都迫不及待,想目睹曾經令爸爸陶醉的那個男人。他們想體驗,奧脫福曾經有過的真正仙境。

這一代的子民聽過他的名字。即使出生在這幾年,但只要有看球,即使他離開曼徹斯特已經12年,你不可能沒聽過他的名字。但是對一個15歲的球迷來說,他們並不認識他。

這一天,爸爸們帶著孩子們,就像是一起迎接離開多年的兄弟歸來一樣。

Welcome back Cristiano。

他不再是個18歲的男孩,但是這一日他不僅勾起爸爸媽媽們的回憶,也編織了這一世代孩子們的新回憶,成為了他們膜拜的對象。

原來,這就是爸爸媽媽所愛的紅魔。

18年前他從板凳出發,但是這深具意義的一天,根本沒有任何藉口可以把他留在板凳區。今天大家只想看一人,就是他。當他的名字終於出現在正選名單時,奧脫福場內爆出了過去10年來未曾聽過的歡呼。觀眾席上的費Sir,也露出了自豪的父親微笑。

總是會有人擔心這樣子的一天期望過高,失望就越大。但是他不是任何球員,也不是其他球員,若要找歷史上可以壓著這氣氛的運動員,或許就只有他能做到。即使他是個被神化的不完美人類,當他一踏入草坪,他就變身成為超人。

他的生涯根本沒在跟著劇本走,因為劇本是跟著他寫的。

球賽一揭幕,緊張的是身穿黑白的紐卡素球員。可能是場子太鬧,球員吹哨後忘了跪下,狼狽地開球讓那男人不禁也微笑一下。大家跪起的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誰還沒準備好。

之後的事,已經成為這偉大球會史上記載著的最新篇章。

上半場結束前,闊別英超12年戲劇般地再度打入一球 —— 這還比兵工廠今年進球還快;下半場一開始,即使被對手扳回一球之後,全場的寄望更是提升:這故事高潮就要來了。

「Viva Ronaldo,running down the wing。。。」

當 Luke Shaw 在快攻時在左路將他釋放時,這首歌再度環繞著奧脫福。他熟悉的身影再度重現,入球之後他再次的在西看台前和球迷歡慶。

老人,孩子,世代的交接。上個月是後生 Mason Greenwood 在同樣的區域進球慶祝,霎那間兩個世代的球員與球迷的交集,不僅是現場球迷,全世界留著魔血的曼聯球迷,都幾乎流淚。

這就是曼聯,繼續陪伴著我們一起長大。